华夏医疗论坛的个人主页

http://www.yiliao88.com/u.php?uid=5  [收藏] [复制]

华夏医疗论坛

  • 2476

    关注

  • 1978

    粉丝

  • 181

    访客

  • 等级:光明使者
  • 身份:管理员
  • 总积分:10362
  • 男,1973-05-23

最后登录:2017-09-06

更多资料

日志

我心目中的莆田人

2016-05-06 08:44
我的家乡在泉州,地理上与莆田相邻,所以自小对莆田这地方、莆田人并不陌生。

福建是个多山的地方,古时也许因为闭塞,方言多种多样。所以所谓的“福建话”是不存在的。泉州与莆田就一山之隔,但语言完全不同。我们讲的是闽南话,他们说的是莆仙话。而他们的另一个邻居福清福州,讲的则是福州话。三种话互为外语。



儿时在乡下,一大早在屋外吃早饭的时候,总会听到各种吆喝。有“买油炸鬼无”,“卖米线”,有“拔郎登”……“拔郎登”,是做(修)蒸笼的意思,来自莆田师傅不准确闽南话发声。莆田人发音很特殊,常常发舌往上颚卷、气往两腮冲的sao音,所以闽南人喜欢称莆田人为“阿sao(骚)仔”。“仔”在闽南话读“阿”,不读“zai”。这么称呼,有点像香港人叫印度人“阿差”,叫内地移民来的“阿搀”,有贬人的味道。但莆田人不觉得,认为这是来自泉州人的尊称。

其实,莆田是福建沿海的一个缩影。闽地古时兵荒马乱,共产党执政后,这里成了对付国民党反动派的前线,发展一度停滞。所以1979年之前,生活非常艰难。莆田那地方,多山少田,环境逼着人往外跑。除了到外做生意谋生,读大学、当运动员吃皇粮算是一条光辉的出路。所以一度,莆田是全省有名的高考县,全国知名的田径之乡。刘玉煌、翁康强等名将就是出自那里。



语言不同,文化各异。莆田与邻居难免有过节。早前是为了“南少林”,它与泉州争得头破血流,后来历史悠久的泉州港沦为“湄洲港”的一个小港。莆田一直表现出逞强的一面。

我的成长与莆田人分不开。在泉州一中读书时,物理课、几何课、语文课林金墉、林文图等几位拥有省特级称号的老师,都出自莆田。记得课上一半,几何老师总是用莆仙腔普通话说一句:我出气(去)外面抽几口烟,不然会死掉!回来后,总会发现老师的唇上鼻下留着大戳大戳的粉笔灰。我读得起大学,是这几位莆田人催化的结果。

当然,比这些特级老师更大的人物还有不少,管过民航的陈光毅、管过教育的陈至立……

最著名的,远不是他们。



林默娘——后来成为行船人的保护神的妈祖,全球行船人膜拜的神明。你不能不知。记载说,诞生于莆田湄洲岛的林默娘自小通晓天文气象,熟习水性,还能测凶求吉。湄洲岛与大陆间的海峡多礁石,渔舟、商船常遇难,林默娘经常乘席渡海,救难。“987年(宋太宗雍熙四年九月初九),这一天湄洲岛人纷纷看见,林默娘同诸姐登高于湄峰之巅,告别亲人们后,独自乘长风驾祥云,翱翔于苍天皎日之间,忽见彩云布合,人亦不可复见……”这一年,她才28岁。

能出妈祖这样的神明,莆田这地方自然不该被你轻视、歧视、仇视!

工作后,我与莆田人的接触不算太多,但“莆田”二字如影随形。潮汕人跟我喝茶的时候,总告诉我:我们的祖先从莆田那边搬来的。前不久,我去广东中山看家私。才知道,中山大涌与莆田的仙游、浙江的东阳,并称中国的三大红木家私基地。发现大涌那边有很多林氏祠堂,供奉的是莆田的祖先。当地人说,他们常常会回去祭祖。

所以,闯天下、做举天之事是莆田人固有的血性。

到深圳后,看到以“爱”为名的医院纷纷问世,我对莆田人抱团思想是敬佩的。潮汕人在四海发迹,不就是靠这样的精神吗?!这种思想正体现出了闽台“爱拼才会赢”的作风。安溪人去搞短信勾当、长乐福清人集体偷渡、晋江人仿耐克做“X克”鞋子……也是一种抱团行为。目的很简单,凝成命运共同体,同富贵共患难。

在报社的时候,与跑医疗的记者接触莆田籍医院老板。感觉是,他们都很和善,可能因为他们大多出自农村,不像有些有了钱的,爱吹跟这个市长熟跟这个名人是兄弟。有一次,到一家能使用医保的莆籍医院想看牙,做了一半就撤了。不知为什么,越做越没信心。

实际上,这是心理在作祟。我一直呼吁:不要轻视私营医院!在国外,私营医院比公立医院牛。落到自己身上,总说服不了自己。

一度,私营医院的医疗广告成了报社、电台的主要广告主要来源,“人流”、“男性专科”的字号经常被放得比北京大人物的名字还大。而今,诸类的广告气吞山河,铺天盖地,基本弥漫在你的眼界。牙齿一种就发芽,癌瘤一切就除,精子卵子用搅拌机搅几下就产生火花……广告不断塑造神医,无所不能。完全超出了妈祖“庇佑”的能耐。有人说,屎坑里的广告,光明正大地贴在党报上。这不像是危言耸听。

多年前,一个女主播带着两位想开医院的莆田籍朋友,约我吃饭。我不懂行,刚好那天在北京中国医院协会任副秘书长的高中同学庄一强来深圳,就带上他。五位都是福建老乡,以为气氛会很融洽。未曾想,庄同学一上来就劈头盖脸把莆田系操作医院的行为骂得狗屎不如。令我颇为尴尬。在海外读书,在香港生活,在有高度的部门任职,我以为他对民间医疗会有点同情心。那天吃得很不开心。

从庄同学的口气中,依稀看到了上头对莆田系的另眼。

但一种想法一直支配着我:这个环境对私营医院是不公平的。



医死人的事件时有所闻,大众、传媒对民间医疗机构刚开始是轻视,后来是歧视,而今只有仇视了。公立医院既吸血也吃人,只是他们仗着“公”势,被包庇着被隐瞒着。私营医院每出一单事,就被媒体无限放大。死者家属也把灵堂摆到公立医院去,但很快被维稳。因为那是个政治问题。同样问题出在私营医院,可能它只是一个社会事件,结局往往是医院被关门,门诊科室被关停。这个行业跟大环境是相通的,问题都是执法不常态,监管不到位。

医疗广告在党的报章上喧宾夺主,在搜索引擎上被重点选择……这不是莆田系的错,有错首先也是监管者的错,不良党媒的错。医疗机构,要讲良心守规则,但当这块地方法力不张,监督力不举,渐渐就会有胆大包天、为所欲为的情景。这是自然而然的。贪官的不正是靠这个原理背养肥?!

当公立医院不堪重负的时候,私营医院脱颖而出,既是必然,也有必要。它们完全可以成为公立医院的得力助手。军字号医院不应成为法外之地。一个常态化执法的环境,是不容易爆发大问题的。因为纠正日常化,引导公开化。

我不想在“魏则西事件”作展开,但想说妖魔化“莆田系”就像妖魔化“河南人”一样,是不公平的。我认为,趋利是人性,是“公”性,也是“党”性。别以为装得很公益的红十字医院就不想赚钱,就不非法赚钱。打着公家的旗号吆喝,更可怕,更害人。

“莆田系”的壮大,是中国民间力量的一个缩影。也是国强的一种表现。路走得正不正,对不对,关键得看引路人。

分类:杂谈|回复:1|浏览:6559|全站可见|转载
 
 
删除

xxtryy120:写的牛

2017-07-23 14:42 -

Powered by phpwind v8.7 Certificate Copyright Time now is:10-18 17:01
©2003-2011 华夏医疗论坛 版权所有 Gzip enabled 鄂ICP备15017137号 Total 0.110943(s)